• <th id="flzz4"><pre id="flzz4"></pre></th>
    1. <em id="flzz4"></em>
      <button id="flzz4"></button>

        新聞 原創 視聽 | 問政 評論 專題 | 區縣 娛樂 財經 | 旅游 政法 發布會 | 文藝 教育 生活 應急 | 房產 健康 汽車 | 取證 鳴家 四分半 | 萬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這個早春的三月,盡管感覺還有一絲寒意沒有褪去,但春已在不知不覺間擠進了季節的門檻,樹上剛抽出的新芽嬌嗔而得意地在枝頭招搖。相比爭相斗艷的滿樹紅花,沙坪壩區津南村的一草一木則顯得尤為低調柔和。

        津南村與南開中學只有一墻之隔,它曾是學校教職工的宿舍,抗戰期間張伯苓、馬寅初等名流要人也都居住在此。如今,這青磚綠瓦的小平房里住著尋常百姓人家,一株株長勢茂盛的迎春花緊湊地圍在獨家小院旁,我們徑直走進了門牌號為21-1的老宅,傾聽106歲的葉謙吉老人講述他與南開的半生緣。【全文】

        在這個建筑風格類似北方四合院的宅子里,各式花草盆栽擺放得錯落有致,色彩搭配相得益彰,已過期頤之年的葉謙吉老人就深居簡出在此70余年,不曾想過搬到別處。

        談及少年往事,葉老仍然記憶猶新,“我自幼喜愛讀書,立志當老師,只因家境貧窮,小學畢業后,家里就把我送到城里的藥鋪當學徒。”他告訴我們,江蘇無錫才是自己的出生地,祖父是晚清秀才,只不過后來家道中落,實在無法負擔沉重的學雜費,幸運的是在上海海關當科長的堂兄得知他求學有恒心,便答應資助他讀書,但有個要求就是必須考上蘇州桃塢中學。

        “我就是在這里與錢鐘書相識的。當時班上英語成績最好的5個人可以不參加期末考試,第一是錢鐘書,第二是錢鐘韓(錢鐘書的堂弟),第三就是我,由于我們三人都是無錫人,所以放學后經常在宿舍里一起學習。”葉謙吉說。

        葉老回憶道,有一次他到錢鐘書的房間一起畫解析幾何課的圖。他看到錢鐘書沒畫好,而且把圓規的油墨弄得到處都是,便說:“這種圖交上去一定不及格。我來幫你畫,保證你得甲等,你幫我寫中文作文。”錢鐘書高興地答應了,結果他們倆的畫圖都得甲等。提及這段往事,葉老臉上掛著笑,他說:“沒想到一輩子唯一的‘作弊’,竟和大文豪錢鐘書合盟而為。”

        1933年,葉謙吉從南京金陵大學農學院農業經濟系畢業后,被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聘請為研究員,從這一刻起,他的一生便與南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在葉老的敘述中,時光仿佛流轉到了上世紀30年代,這位教育救國論的踐行者正積極地投入到了教書育人的隊伍中,心無旁騖。

        1936年,葉謙吉榮獲美國洛克菲勒學術基金會優秀青年教師獎學金,并且獲得到美國旅行參觀訪問的機會。同年被保送到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究生院農業經濟系導師鮑伊爾門下攻讀一年,后又轉到哈佛大學研究生院經濟系進修。“我在哈佛大學進修的時候,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何廉發了一份電報,希望我能回國搞科研。”葉謙吉說,與此同時,他還收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學的聘書,邀請他去蘇聯做教授,但他最終還是毅然選擇回國工作。

        國之興亡,匹夫有責。在列強入侵、軍閥紛亂、災難頻繁的時代里,一群熱血青年積極投身到“教育救國、科學治貧”的運動中。1938年,葉謙吉從美國坐船回國,本想回到天津南開大學,殊不知抗日戰爭爆發后,天津、上海等地都已淪陷,在痛心與擔憂中他跟隨美國的輪船輾轉來到香港,最后經越南從云南邊境回到祖國。【全文】

        在從越南到昆明的途中,葉謙吉遇到了喻傳鑒的夫人和6個女兒,得知她們正前往重慶避難,“在昆明,我們才知道南開大學已經遷往重慶,南開同學會從昆明專門為她們包車前往重慶,我便搭上了這趟順風車,主要任務是負責押運行李。”一路上,葉謙吉與喻傳鑒先生的大女兒喻嫻文結下情緣,并與1939年3月5日在重慶完婚。

        其實,早在1934年葉謙吉就與喻傳鑒先生相識。當時,葉謙吉受南開大學派遣赴成都和四川大學聯系共同建立經濟研究室的事情,從天津坐船到上海,再乘坐小客輪沿長江而上,他和重慶南開中學的第二任校長喻傳鑒同乘一艘客輪。

        在重慶上岸后,兩人交談甚歡,喻先生對葉謙吉很是欣賞,便邀約他一同前往沙坪壩參與重慶南開中學的選址工作。“南開中學這片地,以前都是山坡水凼,高低不平,施工難度可見一斑。喻傳鑒先生從草創階段開始,就守候在這里,他把他的一生都奉獻給了這所學校,我在建立西農的時候,就是受了喻先生的啟發。”

        說起岳父喻傳鑒和妻子喻嫻文,106歲的葉謙吉有些激動,他不止一次豎起大拇指感嘆:“他們都是了不起的人!”喻先生的偉大就在于,他一生只做南開一件事,不管中途遇到多少坎坷,他始終都潛心辦學。夫人喻嫻文深受父親影響,有著堅韌的性格和聰慧的學識,“她從小學、中學,一直到南開大學都是第一名;她不僅懂英文,而且還懂俄語和法語,是個語言天才;她在重慶南開中學教書一輩子,在她教的學生中有16個院士……”葉老談起夫人的時候,言語里充滿了贊美之辭。

        葉老的兒媳婦楊模紅告訴我們,這兩位老人至始至終都相敬如賓,從來沒為任何事情鬧過別扭紅過臉,省吃儉用過了一輩子,從來沒忘教書育人的初心。楊女士說:“爸爸媽媽有很多機會分到更大更敞亮的房子,可是他們執意要住在南開中學里面,家人都非常理解老人,這滿屋子都裝著他的回憶!”【全文】

        就在數月前,葉謙吉老人獲得了中國生態經濟學學會授予的終身成就獎,由于年事已高,行走不便,這個獎項是孫女幫他拿回來的。這輩子,老人得過很多獎,在農業經濟領域屬于泰斗級人物,但他在99歲的時候還在帶博士生、發表論文,并聲稱“要工作到120歲”。

        “我這人一生清貧,但學生就是我最大的財富。”從事高教工作70多年來,他的學生在各行各業都有出色的表現,最讓葉老欣慰的事情是,從1984年開始,每年大年初四就會有一群學生相約出現在津南村這座老宅里,看望他們敬仰的老師,找尋專屬他們的美好回憶,這一堅持就是30年。 每到那一天,這院里院外都是笑聲。可是,從今年起,大家就很少聚在一起了,那些學生也都是80多歲的人了,病痛多了自然就沒辦法到處走,但是他們依然會跟老師打電話問好。“他們的身體還不如我硬朗呢!”葉老調侃道。

        “老爺子特別樂觀,心態非常好,他就這么榮辱不驚的度過了一生。”楊模紅告訴我們,葉老在文革期間被打成右派,吃了不少苦,但是他從不跟子孫提及這段往事。年紀大了以后,他就開始擺弄這滿院子的盆栽植物,松土、施肥、澆水……一到春天,老宅里花就開滿了。

        葉老喜歡花花草草,他說這跟所學專業有關,研究農業的人怎能離開土地?以前在西南農業大學(先西南大學)任教的時候,他經常身著粗布衣裳,手持務農工具,辛勤耕耘在學校的農場里,并思考著“森林、土地和人”這三者的關系。

        古人說,經師易得,人師難求。葉老對教書育人情有獨鐘,他說:“我不當官,只喜歡做老師。一位好老師,就是一個好榜樣,我這輩子不抽煙、不喝酒,現在都不會打牌……一有時間我就喜歡看書鉆研,這里面有樂趣。”葉老的這顆素心,有著幾分掃地僧的隱匿之氣,他的低調與灑脫讓我們看到了大師的人格之魅力,學識之廣博,講授之精湛。【全文】

        敬請持續關注……
        敬請持續關注……
        敬請持續關注……
        国产aⅴ在线高清观看_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_一本道亚洲区免费观看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